您现在的位置是:股票学习 >> 股票入门

戏说江恩波动法则

股票学习网

简介今天一个人在单位值班,就戏说一下江恩波动法则。      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今天一个人在单位值班,就戏说一下江恩波动法则。      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以上是《圣经》里的话。      当我们拿到一个走势图,是先有了每一天交易记录的积累然后有了走势图,还是先有了走势图然后有了过去以至今后每一天的交易记录?      如果你说先有了每一天交易记录的积累然后有了走势图,事实上真是这样,你无可辩驳。      如果你说是先有了走势图然后有了过去以至今后每一天的交易记录,那么你隐含的意思是先有一个完整的东西,然后每天都在显示,那么这个完整的东西的结束时间点在什么位置,你知道吗?如果你不知道,那么显然在逻辑上已经证明自己是错误的,或者说事实上你是在臆断。      如果是这样,“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就是错的了?      我们在论坛里经常说一定的价格单位除以一定的时间单位就是我们要找的波动率。我个人始终认为事实上这个并不是江恩所说的波动率。波动率从字面上解释是“波运动的频率”。波动体现为同时具有一定的跨度和幅度,在股市里我们把幅度叫做价格或点位距离,同时把跨度叫做时间周期。所以我认为一定的价格单位除以一定的时间单位是波动率的表现形式。正因为这样,我们这样使用“波动率”并不会错,而且是正确的。但是,对于爱钻研的人来说这毕竟不是根本。      时间和价格的关系:时间短,价格大;时间长,价格小;时间短,价格小;时间长,价格大。当然,这里的短和长、大和小,都是相对的。时间并不会超越价格,价格也不会超越时间,因为不能说男人比女人会生孩子。只能说价格超越了或没有超越价格或取得了平衡,时间超越了或没有超越时间或取得了平衡,或一定时间的价格超越了一定时间的价格或取得了平衡。      在股市中,以一定的价格单位除以一定的时间单位作为波动率,然后在其后的走势中你会发现,那个运动总会符合一个江恩的数学上的关系,即江恩角度线。你会发现,单凭1*1线,你真的能跑赢市场——我自己的实践证明这绝非虚言。      以上都是铺垫,现在言归正传:      波动不是被放大就是会衰减,或者在一定的条件下在一定的时间内会保持不变。      注意,如果你说“波动不是被放大就是会衰减”,那么你一定是相对于一个基准在判断是放大还是衰减了。那么这个基准是什么?这个基准是怎么被确定的?真有这个基准吗?      在比较标准的箱体运动中,价格空间基本一样,但时间并不总是一样或相近,这怎么解释?      先有了每一天交易记录的积累然后有了走势图,从现实生活中看就是这样,但从波动中追究道理,就是有一个又一个疑问解释不了。      先有了走势图然后有了过去以至今后每一天的交易记录,这就有宿命的意思了,这不是正常人能接受或坚信不移的。最起码如刚才上面分析的,从思维逻辑上也解释不通。      大家都拨动过琴弦吧。如果你拨动一下,听到一个声音,然后这个声音逐渐衰减到没有声音。你也可以观察琴弦,你发现你拨动的时候是琴弦被拉出了一个幅度,然后你一松手,琴弦开始波动,而第一次的波动幅度显然是最大的,随后是波动的幅度越来越小,最终以至于没有声音归于平静。由此,我真的相信先有了走势图然后有了过去以至今后每一天的交易记录。但是,事实并不是这样简单。      你也许还进一步听过音乐会,你看啊,很多乐器都在按要求发出声音,他们产生了共鸣,有时候雄壮有力,有时候舒缓休闲,有时候明快爽滑。这就是波的叠加。      我个人的认识结论:股市不是一根琴弦,是一场至今还没有结束的音乐会。      那么是谁拨动了众多的琴弦上演了这场音乐会,是上帝吗?上帝是谁?      《圣经》中说上帝的时候总是说我们,看来上帝不是某一个人,而是“我们”。如果因字面意思上理解认为我们自己是上帝你就骄傲,或者因为并因此就认为自己不是上帝而自卑,那么你就不是上帝了。因为《圣经》已经给你说明:“3:22 耶 和 华 神 说 , 那 人 已 经 与 我 们 相 似 , 能 知 道 善 恶 。 现 在 恐 怕 他 伸 手 又 摘 生 命 树 的 果 子 吃 , 就 永 远 活 着 。”看来我们和耶和华神一样可以分别,但我们却不能永远活着,但“生命树的果子”是存在的。所以从思维逻辑上推理,我们不完全是上帝,只有我们摘了“生命树的果子吃”,我们才能成为上帝。      但是,无论我们是否是上帝,但确实是我们拨动了众多的琴弦上演了音乐会。显然这场音乐会并不是某一个人的事情,是所有人的事情。所以你想预测出未来的走势就是想知道每一个人在何时做何事,显然这太难了。随便任何一个人的一次改变就是整体的一次改变,而且参与者与被参与者的整体互相影响。      听这场音乐会吧——追随趋势吧。不要考虑得太多和太远。既然是波动,就符合波动的自然法则。既然是法则,就可以用数学来解释和推演。只是你不要推演的太多和太远。我自己的实践是推演的少一些和近一些是轻松的和有实际指导作用的。太多和太远的事情还是交给上帝吧。      听这场音乐会吧——每一场都有开始和结束,然后有了新的下一场和一个又一个下一场,以至于永远。永远的意思是没有结束。从思维逻辑上看,结束是相对于开始的,既然是没有结束,自然就是没有开始。开始和结束相对,没有开始和没有结束相对。这本身是自然法则之一。所以该买入的时候我们买入,该卖出的时候我们卖出。既然有高潮,从思维逻辑上就应该有低潮。所以该进场的时候我们进场,该休息的时候我们休息。      听这场音乐会吧——从开始到结束都别忘了追随趋势,因为趋势是我们的朋友。用数学关系来预测和判断,这样做的根据是伟大的波动法则。波动法则是自然法则之一。      江恩喜欢说:时间周期还没有到、时间周期指向上等等。江恩还说,时间比价格重要。      我个人的理解是:任何思想的改变都需要相应的时间。先知先觉者先进或先出,然后是逐渐达成共识,在逐渐中继续已经形成的趋势。完全的彻底的共识根本没有,因为总有先知先觉者——他们是趋势的破坏者或造成者。破坏就是造成,造成就是破坏。造成了现有的趋势就是逆转了原来的趋势,同样,破坏了原来的趋势就是造成了现在的趋势。

推荐文章

专题